合肥世外高中部语文组开展研学游征文、摄影评比活动

来源:  作者:罗文艺  发布日期:2019/5/29  浏览:479

       高中部南京、扬州两地为期三天的研学旅行活动已经进入尾声,但是在学生当中的反响却相当热烈。高中部语文教研组、美术教研组趁势举办了“研学旅行”征文、摄影评比活动,以提高学生核心素养能力。同学们踊跃投稿,表达心声,分享收获。

      此次比赛活动收到的高一、高二两个年级同学征文投稿、摄影作品极多。经过教师们的评选,最终评选出优秀征文作品42份、摄影作品41份。

     


        一看同学们的征文作品题目就能吸引你的眼球,《明处》、《背上行囊去旅行》。再品同学们精彩的摄影作品《民族之殇》、《要留颜色在人间》、《深巷》、《烟雨朦胧瘦西湖》、《人生中画》、《生死相依 枯木逢春》,无一不尽显自己对这次“研学之旅”的独特感受和收获。许多同学生动描写了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难忘经历。许多同学不仅探索了扬州双博馆的奥秘,还了解了淮左名都的辉煌历史。当然,我们也忘不了东关街美食天堂,以及瘦西湖泛舟体验。用文字记录美好生活,用镜头捕捉精彩瞬间,世外高中学子用这种积极向上的方式证明研有所学,学有所得,尽情展现了追求卓越、志存高远的世外学风,真是令师者欣喜、动容!

                                                                                        作品赏析


                                                                                  《背上行囊去旅行高二(2)班 袁雨蝶


       直到西方的霞光染红西边,直到高挂的夕阳潜入地平,为期三天的研学之旅已悄然结束。蓦然回首,暖意寒心交织缠绵,原来,这次旅行才是青春中最美好的注脚......

六朝古都之古韵怀着对被害同胞的深深缅怀和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愤怒之情,我有幸与同学们来到了古都南京,一起游玩这美丽繁华又经历太多风雨磨难的城市。

第一站,我们参观了大屠杀纪念馆。只见一张张凄惨的图片和一件件血腥的兵刃,勾起心中无尽的酸楚,一片片断壁残垣也呈现在眼前,似乎在诉说着每一刻都有人死去,每一刻都有悲剧的发生。那么多支离破碎的家庭,时时都活在恐惧的阴影中,看不见明天的出路,不知道下一秒是否还能活在这世上......

       穿过被炮火炸毁的房屋,我们看见墙上刻着300000的字样,表示南京大屠杀约死三十万人。接着,我们到了万人坑,里面全是五马分尸的骨架,狰狞痛苦的头颅,横七竖八的白骨,都在演绎着历史的悲剧。

       由压抑转现实,我们到了庄严而宏伟的中山陵,陵园的主路一直向上延伸,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慢慢接近这位一生为中国解放而竭尽心力的伟人。阶梯墓道由392个石阶和10个平台构成,象征着当时三亿九百二十万人民。途中,我们还经过了“天下为公”的大厅,像是在提醒后人不要忘记为祖国奉献力量,发扬忧国忧民的伟大精神。


      


烟柳扬州之风韵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烟雨朦胧的扬州,更是一副水墨丹青的文化长卷,而窈窕多姿的瘦西湖便是其特色之一。从西门入园,映入眼帘的是长堤春柳,一道好几百米的长堤逶迤而去,堤上桃树柳树相间而立,人称“三步一桃,五步一柳”。

      扬州东关街是这最具代表性的一条历史文化老街。在这里,我们品尝到了许多已经消逝的传统美食,极具地方特色,也体现了扬州民族文化之繁荣,满足了人们的食欲,简直是吃货的天堂。

      如此看来,也难怪人们常说:“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说的便是这番绝境吧!

      这次旅行让我感触很深,现在的南京已超越古都的繁华,扬州江南风韵的情调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在这经历风雨波折的城市中,多少苍伤岁月刻在那古老的建筑上,诉说着历史的悠久,更告诫我们每个人......

    

                                                                                           《明处高一(2)班 王怡然 指导老师:黄远梅

       南京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鳞次栉比,街道梧桐掩映,车水马龙。一九三七年的硝烟全然没有残留的痕迹,小摊商贩售卖雨花石,总统折扇还有武士刀。小朋友们聚众挑选,老师蹙眉提醒“雨花石已经足够纪念了。”目光复杂看向买过正在聚众耍斗的同学“别在这里玩这个,你们不应该这样!”吐字笃定,语气铿锵。他们的眸中闪过一丝黯淡的光,就像一汪清水被风带出几圈涟漪。老师不喜欢这样的游戏,刀剑曾是大侠的标配。

                       



彼时的南京像一棵松,满身崎岖,风雨加身,却依旧睥睨着千秋山河,它抱拥着暗色的建筑,百般耻辱,万千苦楚都交托于此。这样的庞然大物矗立在日下,阴影笼罩过往的游人,他们的眉梢挂上了弥散已久的雾霭。

         

馆中人像馆外的石子和雕像一样安静,游客参读史料,观看年事已高的少女诉说往事,二八年华滞留在遥不可及的昨天,只有背负过往悲痛用余生接受死亡。

有的人表情肃穆,惨败的荧光映照面颊,他们沉陷在周遭的暗处,以笔挺的身躯沉默担负着沉重的历史,把暗无边际的耻辱压缩成一个浓重的黑点镶嵌在跳动地心上。

我们在暗处摸索出口,或许会有安世人设身处境地想象百年前惨无人道的杀戮;会有爱国者咬牙切齿地神咒骂南京城的兽性,会有孤独客沉吟思索史政质问:旌旗十万,可斩阎罗?他们毫无征兆的抽泣,不知所措的痛哭。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没有回头路。我们向着明处“和平”雕像前行,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向逝者怀念,劝生者为鉴?茫然的微笑显然不合时宜。有人面无表情的踢踏偶尔横在路边的石头,石块碰地的声音像尸体倒地的闷响。

      


这只是一个景点,一个有尸骨,有残骸,有活人的景点。

远处的和平越来越近,母亲抱着稚子向太阳照常升起的地方眺望。

在那,白日苍穹下的纪念馆承载的不是道听途说的中国历史。

在那,残垣断壁是冷的,地上尸骨是冷的,寸缕盖不住的残躯是冷的,掌中骨肉是冷的——无法想象他曾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现在就像从未活过似的。

在那,迫击炮外壁是热的,枪口子弹是热的,刺入胸膛流出的泊泊鲜血是热的,咸涩的泪水是热的。

衣衫褴褛的母亲仰天长啸,喑哑的嘶吼叫喊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裹挟着尘沙的风灌入嗓子,那副嗓子再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她在咆哮着些什么?那样的呐喊穿透一九三七年的南京回荡在这片曾经被战争摧毁的土地上。

我们停驻在最光明的地方看向血色中的南京,这片被战火烧焦的土地埋压着无数自由的灵魂。